牆壁鑲嵌的藝術

【作者】: •【時間】: 2013-10-16 •【分類】: 人物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邊是一片施工中的牆面, 那是”牆壁鑲嵌”作品嗎? 我很好奇. 烈日下, 一位認真的 “牆壁鑲嵌” 師傅正用鉗子與雙手巧勁, 把6mm寬的純銅薄片條彎成牆上的曲線. 我好奇的蹲下來與工作中的師傅聊了起來.

wall inlay with copper thin plate and color glass bead ball

烈日下, 一位認真的”牆壁鑲嵌”師傅正用鉗子與雙手巧勁, 把 6mm 寬的純銅薄片條彎成牆上的曲線. 楊師傅正專心工作著, 他告訴我, 這要曬太陽的工作, 年輕人都作不了幾天, 全都找藉口放棄了.

師傅正專心工作著, 被我打招呼的話給嚇一跳. 隨便聊了一會兒, 他語重心長的告訴我, 這種要曬太陽的工作, 年輕人都作不了幾天, 全都找藉口放棄了. 只見他一邊用鉗子彎曲銅片, 一手把銅片扳出個角度, 一面又快速的把多餘的銅片切斷, 接著用快乾膠將彎曲成型的銅片固定在牆上. 之後, 就準備用水泥以及彩色玻璃珠填滿不同的色塊了.

wall inlay with copper thin plate and color glass bead

“牆壁鑲嵌”師傅完成的部分作品, 在烈日下閃耀著亮光. 牆上還有好大一部分仍然是銅條, 工程尚未結束, 還得把玻璃顆粒分色分區的黏上去.

這”牆壁鑲嵌”師傅姓楊, 他告訴我說, 他也曾經試著在 新竹鐵道村 教教學生, 有些人會學點這種技藝, 不過, 選這當成職業的人越來越少了. 辛苦吹風日曬應該是主因. “年輕人應該喜歡冷氣房的工作吧!”, 我心中想著.

牆壁鑲嵌, 是作土水的, 還是藝術家?

我拿起 Canon 相機為他堅持的背影拍拍照, 他竟然對我說: “現在不用拍, 月底就完工了, 會更漂亮!!”

對我來說, “牆壁鑲嵌”的圖案真的很美, 各種彩色的玻璃顆粒, 在陽光下閃耀很吸引人. 不過, 看到”牆壁鑲嵌”老師傅的神情, 那種認真努力之美, 更是讓人欣賞. 喔! 對了…他謙虛的說他只是一個作泥水的土工匠.

如果你看到這種用銅線/銅條分隔, 中間鑲嵌磨石子, 或是彩色的玻璃顆粒, 那就是這種工法. 一般學校地板上的, 都是用粗的銅條(約1/8吋厚), 花樣簡單不夠細緻. 我看到這位”牆壁鑲嵌”師傅的作法, 幾乎就是徒手依據牆上奇異筆繪的簡圖, 現場直接把整幅畫編製出來, 真是不簡單. 其實, 他就是真的藝術家.

wall inlay with copper thin plate and glass bead

各種彩色的玻璃顆粒”牆壁鑲嵌”, 右圖上的是工作中的”牆壁鑲嵌”師傅, 他也試著在新竹鐵道村教教學生, 不過, 選這行的人越來越少了.

參考

我是在新竹市的市博台灣館旁, “公道五與新源路交叉口, 中油倉庫外牆西側” 看到這手工的”牆壁鑲嵌”, 如果你也經過, 順道看看吧! 我想, 台灣其他地方應該也是有這種技藝的作品的.

音樂, 人心, 韋伯定律(weber's...
黃花梨木的學問
憶如徵稅真如意! 憶如不徵稅真不如意
火柴盒人物
【分類】: 人物 • 【標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MORRISJFWONG.com / / +morrisjfwong / WP 架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