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奶開講】: 家鄉的罌粟小故事

【作者】: •【時間】: 2011-07-13 •【分類】: 爺奶開講

罌粟(Papaver, Opium Poppy), 一種花朵美麗的植物, 也就是製做鴉片(Opium)的來源. 一聽到鴉片這兩字, 給人一種罪惡的感受. 但是, 植物的存在沒有罪惡, 罪惡來自於人心. 我也來說說家鄉的罌粟小故事.

opium poppy flower
[ 罌粟(Papaver, Opium Poppy), 一種花朵美麗的植物 ]

家鄉的罌粟小故事

有一次, 我與爸媽聊起家鄉事, 發現用來製做鴉片(Opium)的罌粟也與老家金門有點關係.

在二次大戰時, 日本曾經占領我的老家金門島約八年(1937~1945). 在那幾年間, 島上居民也曾種植罌粟供給日軍的醫藥用途. 我們村子裡的鴉片田就在距離老家前面五十公尺不到的田間. 老爸告訴我, 他記得當時的農人用一種形狀似手指爪狀的特別工具, 在清晨時把罌粟果(Opium poppy fruit)表面切出幾道淺淺刀痕. 這些切痕會留出白色汁液, 收集足夠的汁液後就交給日本政府. 其實, 當時也有居民吸食鴉片, 上癮之後發作會出現渾身發冷發熱, 手腳末端發癢如蟲咬一般.

現在, 這種植物已經在老家絕跡, 種植就屬違法行為.

神奇之一: 罌粟花

說真的, 罌粟花真得很美, 有橘/紅/白/紫/藍…等等好多顏色. 花朵大而圓, 顏色艷麗. 罌粟果大小約比乒乓球大一些. 有次, 我到HOLA買插花用的假花裝飾客廳, 順手買了幾隻大橘色的花, 回家才發現那正是罌粟假花, 這花還滿常見的, 你一定看過.


[ 客廳裡的罌粟花與罌粟果……喔! 是插花用的假花啦! ]

神奇之二: 罌粟花

另外, 罌粟的另一個神奇是: 罌粟仔( Opium Poppy Seed ). 我第一次遇上這種好吃的玩意是在德國. 德國有種小餐包, 直徑約兩吋半, 麵包上方會灑滿黑色的罌粟仔, 香味十足, 是我最愛的麵包之一. 這種麵包在台灣很少見, 也許是因為管制罌粟仔( Poppy Seed )進口吧!?


[ 我的最愛: 好吃的罌粟仔麵包. ]

罌粟仔麵包有一種淡淡的特別香味, 口感也很香脆, 也有人拿來做咖哩原料的.

古書中的罌粟與鴉片

本草綱目穀部, 穀之二, 第二十三卷中就有提到罌粟(罌子粟)與鴉片(阿片/阿芙蓉). 書上對罌子粟的說法: 時珍曰︰罌粟秋種冬生, 嫩苗作蔬食甚佳. 葉如白苣, 三、四月抽苔結青苞, 花開則苞脫. 花凡四瓣, 大如仰盞, 罌在花中, 須蕊裹之. 花開三日即謝, 而罌在莖頭, 長一、二寸, 大如馬兜鈴, 上有蓋, 下有蒂, 宛然如酒罌.

opium poppy plant
[ Wiki 上找到的罌粟圖片, 參考一下. ]

另外, 本草綱目對於鴉片(阿片/阿芙蓉)的說法是: 時珍曰︰俗作鴉片, 名義未詳. 或云: 阿, 方音稱我也. 以其花色似芙蓉而得此名. 阿芙蓉前代罕聞, 近方有用者, 云是罌粟花之津液也. 罌粟結青苞時, 午後以大針刺其外面青皮, 勿損裡面硬皮, 或三、五處, 次早津出, 以竹刀刮, 收入瓷器, 陰乾用之. 故今市者猶有苞片在內.

這些說法與罌粟的生態十分符合.

存在, 並沒有罪惡

不過, 回到文章一開始我說的, 或許我們不應該把罌粟看成一種邪惡的物種. 用中性的觀點來看罌粟: 植物的存在沒有罪惡, 罪惡來自於人心. 當人把資源誤用, 或是超量使用(濫用), 就會成罪惡.

花盆裡的金黃色菌類
黃花梨木的學問
關於 Aaron Swartz 之死
【爺奶開講】古早味的豬油粕
【分類】: 爺奶開講 • 【標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MORRISJFWONG.com / / +morrisjfwong / WP 架設